乐曲网,护肤品,武侠,旅行社,仙剑奇侠传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放置江湖书籍传承,如果人类文明(书籍或建筑)都得到传承保护开发,现在将会是什么样子?

时间:

湄公河源的疑惑与意义。

湄公河的流经区域已有定论,然而关于其心源头点的争议并未结束。

自1999年起,湄公河地理源头点甚至变得比数百年前更加难以确认。在1999年,一个月之中,就有两支考察队伍去界定湄公河源头。有趣的是,这两组人马都来自北京的中国科学院,其中一支隶属地理研究所,另一支则隶属遥感应用研究所。

这两支队伍都使用卫星影像来证实他们的发现。然而他们得出的结果却是南辕北辙。地理研究所的考察人员用摄影证明他们亲临果宗木查山冰川的南源头现场,遥感应用研究所则派出刘少创追寻到吉富山附近的北源头。

两支考察队伍测量、比较了两个源头,也都发表了科研成果。香港中国探险学会团队行前根据可得到的报告后分析,选择了南源头作为考察目标。遥感应用研究所的刘少创比较吉富山/高地扑河以及果宗木查山/高山谷西河两处源头,测量出二者从起点到汇流处的距离,吉富山多出了2.1千米。然而地理研究所的数据却是果宗木查山(冰川/南源头)的长度比吉富山(湿地/北源头)多1千米。

香港中国探险学会的地球系统科学家马丁.鲁塞克,曾任职于美国太空总署,是遥感技术专家,擅长分析卫星与太空雷达数据。他起初所做的影像测量显示,果宗木查山源头/高山谷西河长度为20.17千米,而吉富山源头/高地扑河为19.39千米。

这增强了我们选择南源头作为行程终点的决心。在我们从湄公河源头归来后,我力劝马丁就手上最详细的影像再进行一次最终的分析和测量。

当影像按比例放大时,我们大吃一惊。高地扑河呈现出许多细微的扭转和弯曲,而高山谷西河则显得笔直通畅。从现场观点来看,似乎由于高山谷西河的流量大得多,因此河床也更加宽阔,让河水可以笔直流动。相较之下,高地扑河则小得多,被限制在更紧凑狭窄的地形上迂回流动。

这个最终测量显示,吉富山/高地扑河/北湿地源头,比果宗木查山/高山谷西河/南冰川源头长1.58千米。有人提出南源头河流拥有大得多的流域面积和更多的支流,甚至设想倘若其流量减少,这条河的流动路线将会变得更曲折,使其长度增加。所以,问题依旧没有答案。

任何熟习卫星影像技术的人都可以进行一类的测量,无须身在现场。但是就探险活动而言,我们无法满足于理论和纸上分析,非得让自己的双脚踩在实际地点上。这就是探险。

但对我来说,发现所带来的最终喜悦是多层面的,这是驱使我进行探险活动的力量。争议就这样持续下去,恰恰让我找到了一个再探湄公河源头的正当理由。或许湄公河的情况正好可以让人学着接纳二元或多元的源头理论,毕竟生命中的一切事物都以某种方式联结在一起,它们不是静止不变动的,也不能单独成立。

天理和人欲是人类精神世界的终极矛盾,过去面对现在面对将来更要面对,必须得到智慧的解答和处置。然而在所谓人本主义个人主义,在所谓民主自由人权狂澜之下,人欲被无度张扬,既祸害了社会也祸害了自然。

原因是人类文明走岔了道,岔道的地方在西方文明对古文明的终结。

古文明的源头和历史远远超出迄今为止所有的考证,从意识的开始不知经过了多少个千年万年。这千万年岁月给予人类精神反反复复的磨砺,在欲望与理智的挣扎过程中,古文明已经对人类对社会对自然有过深刻认知和总结。

例如中国思想对人类文明的期望:存天理,灭人欲。

存灭之道,既适用人与自然,也适用于人与人。顺天理之欲,存;悖天理之欲,灭。于是在中国历史上,有过不止一朝一代对工业和商业的鄙视和限制,有过对道德伦理不懈的追求、培育和贯彻。尽管也有过欲望膨胀和失之约束带来的灾难,但我们曾经这样做过,相信在其他古文明精神中也曾有过类似的理智。

但是雅利安或安利雅游牧的长剑斩断了文明的延续,断层上的新文明忘记了历史忘记了磨难,忘记了集体主义,忘记了我们仅仅是自然之子,自以为是妄自尊大放纵欲望,对自然无度地采伐荼毒,对同类无情地掠夺战争。

如果古文明的书籍还在遗迹还在,关键是如果古文明的精神还在并且发扬光大,我们会有更多的青山绿水,会有真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不无遗憾的是:在西方半截子文明的裹挟下,全人类包括已经同流的中国人,正在“发展”的旗帜下加速走向不归路。

谢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