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曲网,护肤品,武侠,旅行社,仙剑奇侠传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初夏若雨等花开结尾,怎样看待小品大多数以煽情结尾?

时间:

很多小品,本来前边的很好笑,可最后都已感情牌收尾,看的很开心的突然心一触

你好,谢邀,我是庆字辈儿。

之前我回答过一个差不多的问题。

其实从10年左右吧,小品的模式基本就走向上煽情的路线了,在这之前只是一些比较重大的晚会会有这中规定的“套路”。在这之前赵本山先生的小品会直白的有什么教育意义吗?就是为了开心,不过后来形势变得好像不煽情就不对了,这个暂时扭转不了大局。

小品最开始的的特点就是诙谐幽默,取材于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事情,让你有共鸣。

现在的很多小品其实不是说全部都不好,前半段很多还是很不错的,搞笑逗趣儿都有。但是编筐编篓全在收口,每次到结尾的时候都来个煽情,煽情也行,但是煽情的弯儿观众根本转不过来,直接就硬煽情,时间久了,观众的忍耐度越来越低,到最后就是厌恶。

其实很多时候我也懂,在很多晚会上有硬性规定,必须要带点教育意义的,比较多的就是父爱母爱这种亲情类的,或者是家庭类,这种更容易煽情,但是这种晚会时间给的都不多,也就十来分钟,十三、四分钟都是多的,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叙述好一个故事,介绍好每一个角色的背景,还要把规定的煽情部分加进去,挺难为这帮演员的。

现在这种煽情挺流行的,不过煽情与煽情之间还有区别,像晚会里面的就是强行煽情,就好像告诉你:“就是这,我们要煽情了,你们得哭了。”

尴尬的很。

而另一种煽情就高级了,讲想要讲述的感情融入到演员的台词和动作里,自然释放出来,让观众自己体会,给不是直白的告诉观众。

我每次说这个都要提一下贾冰在《欢乐喜剧人》第四季第二期里面表演的相声《爱的专车》。

在结局没最后提到一句儿子啊、爱啊什么的,就是一个眼神,一个抹眼泪的动作,一个挂挡开车的动作,就把一个找儿子找了十几年,希望很多次、也失望很多次还不放弃的父亲的形象演活了,观众明白了他作品的感情倾向,贾冰自己也没在作品里占用有限的时间去直白宣扬什么。情感、作品品质、诙谐幽默都做到了,干的漂亮。

煽情没问题,硬煽就是错啊。

这其实就是过去梨园行所说的“洒狗血”。原意指戏剧演员在表演时不讲分寸,卖弄做作,以致做派失去本真。旧时梨园评论表演,以“炉火纯青”为最佳,不足谓之“瘟”,过之谓之“洒狗血”。

后来“洒狗血”也被引申到文化领域,比如汪曾祺就曾在散文《泰山片石》中,评价李白的《游泰山六首》过于洒狗血。“天门一长啸,万里清风来”显得底气不足,只好洒狗血,装疯。

话题中所描述的现象也是如此,演员在表演小品时生怕表现不足,结果使劲过头就造成了“洒狗血”。

那么有没有可能让演员在表演时收敛一点,不要使那么大劲呢?

这个很难,首先是演员自身对剧本的领悟,其次是对表演技巧的掌控,最重要一点是节目组的小品效果要求(可以过头但不可以瘟)。现在已经形成了某种行业认知,小品不煽情就不是好小品,有时纯粹是为了煽情而煽情,所以说很无奈。

版权保护: 本文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怎样看待小品大多数以煽情结尾?